今天是:

您的位置:绿色经济协会 > 绿色焦点 > 正文内容
国际甲烷减排行动升级,中国应对!
绿色焦点
IGEA
2023-12-05
7179 浏览
undefined

美国和国际组织计划加强“甲烷泄露”的监测和揭露。


解振华回应中国甲烷减排不力质疑:“我们还是按照中国自己的国情,按照我们自己的节奏,一步一步的把这项工作做好。“

 撰文 |饮马流花河

 出品 | 零碳知识局


COP28主席苏丹·阿尔贾贝尔周六推出了全球脱碳加速器(The Global Decarbonization Accelerator,GDA),这是一系列旨在加快能源转型和大幅减少全球排放的里程碑式倡议。


该倡议专注于三大核心支柱:针对甲烷和其他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的减排、加速发展未来能源系统和对现有能源系统的脱碳。


在讨论GDA的推出时,阿尔贾贝尔强调:“没有能源,世界将无法正常运转。但如果我们不改正当前使用的能源方式,不大幅减少其排放,并快速转向零碳替代品,世界将面临崩溃。正因如此,COP28主席团推出了全球脱碳加速器。”


截至今日,已有116个国家签署全球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承诺,同意将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容量至少提升至11000吉瓦的三倍,并将全球年平均能源效率提升速度从大约2%提高到2030年的每年超过4%。


氢能方面,通过阿联酋氢能意向声明,27 个国家同意认可全球认证标准并承认现有的认证计划,帮助开启低碳氢的全球贸易。


在GDA框架下,50家企业,占全球石油产量的40%以上,已签署了石油和天然气脱碳宪章(OGDC),承诺最迟在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到2030年实现零甲烷排放和停止常规燃烧。


迄今为止,已有超过29家国家石油公司承诺遵守该宪章,创下承诺加入脱碳承诺的最大规模。


OGDC标志着业界行动与巴黎协定目标一致性的重要进步。


此外,作为GDA的一部分,但与OGDC不同,阿尔贾贝尔还推出了工业转型加速器(ITA),旨在加速重排放行业的脱碳,并鼓励政策制定者、技术专家和金融支持者与行业密切合作,释放投资,快速扩大减排项目的实施和交付。


GDA的第三个支柱将通过全经济范围内的甲烷排放减少,着手解决甲烷和其他非二氧化碳温室气体问题。为此将筹集超过10亿美元用于甲烷减排倡议,更多细节将于12月5日COP28能源主题日披露。


GDA还涵盖了全球制冷承诺,旨在到2050年将全球制冷排放大幅减少68%。目前,这些排放占全球总排放量的7%,随着越来越多国家安装空调,这一比例预计将增加四倍。目前已有52个国家签署该承诺。


阿尔贾贝尔表示:“GDA代表着应对迄今阻碍能源转型的各种挑战的转折点。每项倡议都有持续的问责机制,以确保所作承诺得以兑现。”


甲烷减排措施频出







除上文提到的50家企业签署了石油和天然气脱碳宪章(OGDC),承诺到2030年实现零甲烷排放外,昨日COP28的参与方就甲烷减排达成了多项融资和监管协议。


在甲烷减排的资金方面,世界银行昨日发起“全球燃烧和甲烷减排伙伴关系”计划。旨在为发展中国家及其国内的石油公司提供了数亿美元的赠款,专注于缩减甲烷排放。


项目已经得到2.55亿美元的启动资金支持,这些捐款来自阿联酋、美国、德国、挪威以及BP、ENI、Equinor、西方石油、壳牌和道达尔能源等。


为了获取该计划的支持,公司必须承诺到2030年将甲烷排放强度减少至0.2%以下,停止常规燃烧天然气,并对排放进行测量及报告。


除了资金支持,有关甲烷泄露的监管计划也被提上日程。美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约翰·克里昨日指出,随着温室气体排放的卫星监测技术日益增强,各国政府在追踪重大污染源方面已大幅提升能力。


“逃避是无济于事的,”克里强调。“我们必须做好揭露和施加社会压力的准备。”他进一步提到,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卫星技术将能够准确发现甲烷泄露,并对那些已承诺减排的国际公司的碳足迹进行评估。


周一,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荷兰空间研究所、法国能源研究所和国际能源署还合作推出了一项名为“甲烷警报和响应系统”的新举措。


该系统将精确地指出泄露的确切位置,我们将直接通知相关政府或企业。”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英格尔·安德森介绍道。


另外,据彭博社消息,来自尼日利亚、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石油和天然气行业领导人明年将前往美国,向美国同行学习如何控制甲烷排放。


通过所谓的“逆向贸易任务”确保这些国家的石油行业领导人能够亲眼看到最佳技术用于测量排放、检测泄漏并迅速修复。据称,这项工作是对美国一些石油公司积极努力控制其运营中的甲烷泄漏的认可,而许多其他国家和国家石油公司才刚刚开始这一过程。


甲烷是一种强温室气体,IPCC 第六次评估报告中指出,在全球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上升的 1.1°C 中,约有 0.5°C 源自甲烷排放。甲烷的全球增温潜势(global warming potential,GWP)在100年的时间框架内是二氧化碳的约28倍,而在20年的时间框架内这一数值达到约81倍。其短期带来的温度激增可能造成温升过冲(overshoot)过大,加剧气候变化影响的冲击峰值,可能给生态系统带来不可逆转的伤害。


undefined

 不同温室气体的增温潜势,来源:IPCC第六次评估报告


因此,甲烷控排对于减缓全球气候变化作用最快、最明显,在达成“1.5℃”目标上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undefined

 2019年全球人为活动的甲烷排放结构

数据来源:PBL(2020)


甲烷的人为排放源主要包括能源、农业和废弃物处理等活动,具体包括来自煤炭、油气开采过程中释放的煤层气、天然气逃逸,水稻种植过程有机质分解、畜禽养殖的动物肠道发酵和动物粪便管理,以及生活垃圾和污水处理中产生的甲烷。甲烷的天然排放源包括湿地、冻土带等的排放。


由于排放来源广而杂,且涉及利润和附加值较低的农牧业,关乎粮食安全,且牵扯到多部门的协同,中国在推进甲烷减排方面较为慎重。


而中国和美国分别是世界第一和第三大甲烷排放国,合占目前全球甲烷排放总量的1/4。由于起步较晚,中国的甲烷减排行动和目标备受责难。


据财经十一人报道,当地时间12月4日上午,解振华出席第28届联合国气候大会(COP28)中国角《中国甲烷控排努力、进展和机遇》边会并做发言,回应了对中国甲烷控排举措落后、尚没有明确量化控排目标的质疑。


解振华介绍:国际上对中国的甲烷控排存在误解。


在甲烷控排方案出台之前,中国虽然没有总体的设计方案,但在煤炭、油气、农业、城市垃圾处理等各个领域已经积极采取了很多措施。“我们并没有把它作为废弃物,而是把它作为资源再加以利用,并非没有控制方案就是没做工作。”


中国一直高度重视甲烷排放工作,在2007年制定的中国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方案及5年规划纲要,双碳相关政策文件当中均提出了甲烷管控的要求。同时中方在甲烷排空措施方面进行了积极探索,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在能源领域,中国减少能源生产甲烷排放,鼓励甲烷回收利用。在农业领域,大力推进畜禽养殖废物资源化利用及化肥零增长行动。在废物处理领域,实施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推广污水收集处理、污泥厌氧消化等技术。同时推动利用市场机制,激励企业减少甲烷排放,支持甲烷排放控制、回收利用的研究开发。


“我们还是按照中国自己的国情,按照我们自己的节奏,一步一步的把这项工作做好。我们要坚持甲烷行动的可持续,这是中国的坚定不移的战略定力。”解振华称。


能源基金会研究认为,目前,美国相对于中国制定实施了更多气候相关的甲烷减排政策。例如,美国通过在“全球甲烷承诺”(Global Methane Pledge)中倡议2030年减排30%的集体目标,支持了量化的甲烷减排目标的实施。


该国要求地下煤矿、工业废水处理、工业废弃物填埋,以及石油和天然气系统进行强制性的温室气体排放报告。美国还有四个区域碳排放交易体系,覆盖了主要的甲烷排放源,包括废弃煤矿瓦斯、牲畜肠道发酵和水稻种植。


中国的甲烷政策框架尚不包含以上内容。但两国目前均未有针对整个经济系统的甲烷减排目标;除油气行业外,也几乎没有部门/行业的减排目标。美国油气行业设置了一定程度的强制甲烷减排量化目标(如湿式密封离心压缩机和气动泵的甲烷排放减少95%),中国则有一些大型油气公司(均为国有企业,合占中国石油和天然气产量的90%以上)做出了关于甲烷排放强度降低的量化目标承诺。


在甲烷排放来源控制上,中国政府更加关注煤炭开采行业,该行业的煤矿瓦斯 / 煤层气甲烷回收和相关发展得到了各项产业政策的大力支持;


另外还有牲畜粪便管理行业,该行业实施强制性的粪便利用,特别是沼气回收得到了普遍推广。


undefined

中、美、欧甲烷排放结构对比

来源:EDGAR(2020)


中国政府关注最少的部门 / 行业包括:(1)牲畜肠道发酵和水稻种植行业,这两个行业没有专门用于甲烷排放治理的政策;(2)废弃煤矿瓦斯甲烷排放,该领域在现有政策框架中没有得到针对性的管理。


2021年COP26格拉斯哥大会召开前,美国和欧盟共同发起“全球甲烷承诺”倡议(Global Methane Pledge),要求各国自愿行动,将人为甲烷排放量到2030年削减超过30%。100多个国家在COP26召开期间加入了该倡议。


中国并未加入该倡议,但在COP26期间发布与美国联合发布的《中美格拉斯哥联合宣言》,给出了中国将减排甲烷的承诺,直到上月中旬,中国刚刚出台了首个《甲烷排放控制行动方案》。


“最新出台的甲烷控排方案首次明确了中国重点领域甲烷排放的控制目标,提出加强甲烷监测核算报告和核查体系建设,加快推进能源、农业、废物处理领域排放控制等8项重点任务。中国将在有效保障能源安全与粮食安全的基础上,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推动在甲烷排放控制上进一步取得成效。”解振华表示。


解振华介绍了未来中国甲烷控排的四个努力方向:


一是全面提升甲烷控排的基础能力。中国甲烷控排工作起步晚,基础弱,甲烷方案把加强甲烷的监测核算报告和核查体系建设作为首项重点任务,同时进一步加强相关的标准技术规范的制定,夯实数据基础等任务,逐步提高提升中国甲烷控排的基础能力。


二是推动重点领域甲烷的控排工作。在保障能源安全、粮食安全、产业安全等基础上,将能源农业和废弃物处理作为控排的重点领域,把源头治理、过程治理和末端治理相结合,同时加强污染物与甲烷的一体控制,形成政策合力。


三是为甲烷的控排提供激励支持。探索通过生态环境导向的开发项目库、温室气体自愿减排交易、气候投融资等方式,增强甲烷减排技术和项目的经济效益,激励企业开展甲烷控排相关行动。 


四是动员有关部门、地方行业企业积极参与,加强宣传培训,完善评估监督,动员社会各界加深对甲烷控排重要性的认识,共同采取行动推动甲烷控排措施落地生效。

1
关键字:
分享到:
42K
  •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河南街1102号国粹苑C座F4层4028室
  • Copyright @ 2010-2018 igea-un.org All Right Reserved
  • Powered by 北京市朝阳区国际绿色经济协会
  • 京ICP备16051411号
扫描二维码